襄阳 切换城市

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

    热门
    城市

    同城新闻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0710-8181866
    广告

    北京正式“改名”,新名字令人沸腾了

    2019-12-04 12:07:14

    来源:转发网络   作者:老兵同盟军旅文化传播

    阅读:256

    评论:0

    [摘要] 综合网络来源/每日文摘经典(ID:mrwzyx)北京有了一个新名字: 世界一线城市“四强 ”世界城市研究机构之一GaWC发布了2018年世界级城市名册。结果显示:北京首次跻身世界一线城市“四强”!力压迪拜、东京、悉尼、洛杉矶等城市在全球707座城市中位列第4位!!! 什么是GaWC? 什么是全球城市分级排名?GaWC是一


    综合网络

    来源/每日文摘经典(ID:mrwzyx)



    北京有了一个新名字: 
    世界一线城市“四强 ”





    世界城市研究机构之一GaWC
    发布了2018年世界级城市名册。



    结果显示:

    北京首次跻身世界一线城市“四强”!

    力压迪拜、东京、悉尼、洛杉矶等城市


    在全球707座城市中位列第4位!!!


     什么是GaWC? 
      什么是全球城市分级排名?

    GaWC是一个以欧美学者组成的学术机构,被认为是世界城市体系研究领域最为重要和权威的报告之一。记者查阅该组织官方网站发现,该机构从1999年开始一共发布了8份研究报告,分别反映了1998年~2018年世界城市体系的变化。


    GaWC将世界城市分为四个大的等级——Alpha(一线城市)、Beta(二线城市)、Gamma(三线城市)、Sufficiency(自给自足城市,也可以理解为四线城市),而每个大的等级中又区分出多个带加减号的次等级。


    北叔真的给北京跪了
    刚上榜世界特色魅力城市200强
    现在就首次跻身全球化城市前四名!
    这一次,不是在全国出名!
    这一次,不是在全亚洲出名!
    这一次,而是在全世界出名!




    这么高级的排名,
    北京到底凭什么获得如此荣誉的?




    我叫北京
    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关照!
     北京 
     个/人/简/历 


    中文名:北京
    年龄:3000多岁
    英文名:Beijing
    别名:帝都、京城、北平、幽州
    电话区号:(+86)010
    邮编:100000
    车牌代码:京A—京Q
    语言:普通话、北京话、京片子
    性格:豪爽、热情、耿直、脚踏实地,多才多艺、不屈不挠、勤奋务实、热情开放、好心善良、学识渊博等等等等......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北京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世界上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数最多的城市
    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
    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
    科技与你看齐,历史以你为荣
    发展由你领头!




    我叫北京
    大陆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所在地

    北京的经济发展在国内一直都是名列前茅
    中国大陆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所在地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信息
    北京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万亿元
    人均GDP128994元
    稳居全国第一!







    无论怎么规划和发展
    经济方面永远是不会落下的
    未来的北京将在现今的基础上
    努力实现经济更高质量、更有效率、
    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

    我叫北京
    交通四通八达,未来更将爆发!




    在北京,各种出行方式坐等你的"光顾”,地铁、公交、出租车、共享单车...出行方式多样!








    尤其是北京的地铁,作为第一个开通地铁的中国城市,拥有多达22条交通线!去年还实现了和天津河北的三地互通的交通卡。








    公共交通系统也很完善,有常规路线(覆盖市郊)、定制公交、长途路线和旅游线路。今年9月,北京公交公司还推出了“网上预约、合乘出行”的“准门对门”公交出行服务。







    未来的北京,远郊区通地铁,可形成27条线,总里程近1000公里左右的轨道交通网络!想去哪儿,分分钟就能到!




    28号线CBD线
    预计2021年开通
    和17号线两条地铁,与既有的6号线、
    1号线、10号线、14号线、7号线、
    5条地铁接驳,形成一张互联互通的地下交通网




    燕房线及支线
    燕房线支线为饶乐府至周口店镇
    预计2019年开通




    3号线地铁一期
    3号线一期从东四十条至曹各庄北
    预计2020年开通

    7号线动铁东延
    7号线东延从焦化厂到环球主题公园
    共设8站,长16.6公里
    预计2019年9月开通




    8号线地铁三期及南延
    从中国美术馆至大兴区瀛海
    瀛海站至珠市口站预计2018年开通
    美术馆站将和王府井北站、王府井站、
    前门站一起开通





    12号线地铁
    12号线从海淀田村至管各庄西
    预计2020年通车

    16号线地铁南段
    16号线南段从万泉河桥至宛平城
    共设19站,预计2019年通车

    17号线地铁
    从未来科技城北至亦庄站前区南
    预计2021年通车




    19号线地铁一期
    从新宫到牡丹园,共设9站,长22.4公里


    新机场线一期
    从草桥至新机场北航站楼
    预计2019年通车




    八通线南延
    从土桥至环球影城
    预计2019年3月通车




    机场线西延
    从东直门站到北新桥站
    预计2020年前通车




    房山线北延
    从郭公庄至丰益桥南
    预计2019年12月通车
     
    平谷线
    从东风北桥至平谷新城
    预计2020年通车




    昌平线南延
    从西二旗至蓟门桥
    预计2020年通车
    环北京城际

       京张城际铁路   

       苹果园枢纽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我叫北京
    具有三千年历史,亦是国际大都市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
    光辉灿烂的国际大都市
    她具有近三千年的历史
    经历了历史的沧桑
    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未来
    北京将会有很多新景观及旅游项目落成
    届时将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




       环球主题公园   
    位于通州文化旅游区,预计2019年建成营业




       延庆世园会   
    妫河森林公园中的半山湖景区
    世界园艺博览会将于
    2019年4月29日至10月7日举办

       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CBD核心区
    未来站在北京第一高楼里
    便可以通透观览北京城风景




       北京塔   
    将是北京第四高楼

       CBD双子塔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
    将成为CBD区域商务新地标

       新北京中心   
       北京·合景魔方购物中心   
       中关村壹号   
       中央公园广场   
       青龙湖国际文化会都   
       乐多港假日广场   
       中国宋庄艺术小镇   
       潮白河森林生态景观带   




       延芳淀湿地公园   




      望京体育休闲公园   
       西海子公园   
       永顺城市公园   
       碧水公园   




    我叫北京
    我的生活很便利

     北京地铁全线实现扫码乘车 
    北京地铁各站所有闸机已实现
    刷手机二维码乘车的功能
    不再要求手机具备NFC功能
    只要是智能手机即可使用


    北京便利店星罗棋布 


    现在24小时便利店全家、
    罗森、7-11、全家、欧尚……
    在北京越开越多
    让都市夜归人内心多了一抹温暖




    北京商圈逛到停不下来 
    北京是唯一入选
    世界15大购物之都的内地城市
    拥有百余家大中型购物商场
    王府井大街、前门大栅栏、西单商业街
    是北京的传统商业区




     未来,更将医药分开 
    北京3600多家医疗机构
    将实施“医药分开”
    挂号费从此成为历史!




     空中救护车 
    3年后,有不少大医院将走出五环
    90%的健康问题在区域内就能得到解决
    大医院一床难求的现象将会得到大大的缓解
    “120”急救将水、陆、空立体发展
    北京将开辟空中急救通道
    病人看医生可以打“空中救护车”




     自住房租赁平台将上线 
    未来本市自住房出租有望不再受限
    而是通过统一平台租赁给保障房轮候家庭




    我叫北京
    拥有我国优质的“学校资源”




    著名小学,例如有
    著名中学,例如有
    更有不计其数的985高校,例如




    我叫北京
    集万千美食于一身


    帝都作为一个包容性极强的城市
    既有上百年历史
    永远占据北京人舌尖记忆的老字号
    也有小巷子里让人口馋的美味
    更有韩日料理、法式西餐等饕鬄盛宴
    在北京呆上几天,保管让你胖上几斤!




     延续至今人气不减的百年老字号 
     藏在小巷里也有人不远万里来吃 
     不出国就能享受世界各地的料理 




    这样的北京,谁不爱!


    延伸阅读:

    《民国时期最传奇风流的女人,远超邓文迪!!!


    第1章 

    民国十二年的冬月初八,是顾轻舟的生日,她今天十六岁整了。

    她乘坐火车,从小县城出发去岳城。

    岳城是省会,她父亲在岳城做官,任海关总署衙门的次长。

    她两岁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另娶,她在家中成了多余。

    母亲忠心耿耿的仆人,将顾轻舟带回了乡下老家,一住就是十四年。

    这十四年里,她父亲从未过问,现在却要在寒冬腊月接她到岳城,只有一个原因。

    司家要她退亲!

    岳城du军姓司,权势显赫。

    “是这样的,轻舟小姐,当初太太和司du军的夫人是闺中密友,您从小和du军府的二少(帅)定下娃娃亲。”来接顾轻舟的管事王振华,将此事原委告诉了她。

    王管事一点也不怕顾轻舟接受不了,直言不讳。

    “.......少(帅)今年二十了,要成家立业。您在乡下多年,别说老爷,就是您自己,也不好意思嫁到显赫的du军府去吧?”王管事又说。

    处处替她考虑。

    “可du军夫人重信守诺,当年和太太交换过信物,就是您贴身带着的玉佩。du军夫人希望您亲自送还玉佩,退了这门亲事。”王管事再说。

    所谓的钱权交易,说得极其漂亮,办得也要敞亮,掩耳盗铃。

    顾轻舟唇角微挑。

    她又不傻,du军夫人真的那么守诺,就应该接她回去成亲,而不是接她回去退亲。

    当然,顾轻舟并不介意退亲。

    她未见过司少(帅)。

    和du军夫人的轻视相比,顾轻舟更不愿意把自己的爱情填入长辈们娃娃亲的坑里。

    “既然这门亲事让顾家和我阿爸为难,那我去退了就是了。”顾轻舟顺从道。

    就这样,顾轻舟跟着王管事,乘坐火车去岳城。

    看着王管事满意的模样,顾轻舟唇角不经意掠过一抹冷笑。

    “真是歪打正着!我原本打算过了年进城的,还在想用什么借口,没想到du军夫人给了我一个现成的,真是雪中送炭了。”顾轻舟心道。

    去退亲,给了她一个进城的契机,她还真应该谢谢司家。  

    顾轻舟长大了,不能一直躲在乡下,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都在城里,她要进城拿回来!

    她和顾家的恩怨,也该有个了断了!

    退亲是小事,回城里的顾家,才是顾轻舟的目的。

    顾轻舟脖子上有条暗红色的绳子,挂着半块青螭玉佩,是当年定娃娃亲时,司夫人找匠人裁割的。

    裂口处,已经细细打磨过,圆润清晰,可以贴身佩戴。

    “玉器最有灵气了,将其一分为二,注定这桩婚事难以圆满,我先母也无知了些。”顾轻舟轻笑。

    她复又将半块玉佩放入怀中。

    她的火车包厢,只有她自己,管事王振华在外头睡通铺。

    关好门之后,顾轻舟在车厢的摇晃中,慢慢添了睡意。

    她迷迷糊糊睡着了。

    倏然,轻微的寒风涌入,顾轻舟猛然睁开眼。

    她闻到了血的味道。

    下一瞬,带着寒意和血腥气息的人,迅速进入了她的车厢,关上了门。

    “躲一躲!”他声音清冽,带着威严,不容顾轻舟置喙。

    没等顾轻舟答应,他迅速脱下了自己的上衣,穿着冰凉湿濡的裤子,钻入了她的被窝里。

    火车上的床铺很窄小,挤不下两个人,他就压在她身上。

    “你.......”顾轻舟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男人压住了她。

    速度很快。

    男人浑身带着煞气,血腥味经久不散,回荡在车厢里。

    他的手,迅速撕开了她的上衫,露出她雪白的肌肤。

    “叫!”他命令道,声音嘶哑。

    顾轻舟就懂了。

    同时男人用一把冰凉的刀,贴在她脖子处:“叫,叫得大声些,否则我割断你的喉咙!”

    顾轻舟浑身血液凝固,脸色煞白。

    她四肢僵硬了一瞬,没有动。

    顾轻舟没顾得上他的轻薄,她的注意力都在架着她脖子的那把刀上。

    “我......我不会.......”回神,顾轻舟咬牙。

    脖子上一把削铁如泥的刀,她不敢轻举妄动,她惜命。

    “.......你多大?”黑暗中,男人也微愣,没想到是少女稚嫩的声音。

    “十六。”顾轻舟回答,被他压得肺里窒闷,透不过来气。

    “也不小了,别装蒜!”男人说。

    这时候,火车停了。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吵醒了沉睡的旅客,车厢里嘈杂起来。

    有军队来查车。

    “叫!”男人声音急促,他模仿着床上的表演,“再不叫,我来真的.......”

    他双臂壮实有力,声音狠戾。更何况,他的刀架在顾轻舟的脖子上。

    遇到了亡命之徒,顾轻舟失去了先机。

    她没有把握能制服这人,当机立断,轻轻哼了起来。

    她哼得稚嫩。

    少女像小猫一样笨拙的哼叫,充满了诱惑力。

    然后,她就像被门外惊了似的,停了下来。

    手电的光束照在他们身上。

    她尖叫一声,搂住了她身上的男人。

    军官拿着电筒照,见屋子里的情景,太年轻的军官很不好意思,而顾轻舟又紧张盯着他,让他六神无措,尴尬退了出去,心乱跳,都忘记要去看清楚她丈夫的脸。

    而后,那个巡查的军官在门口说:“没有发现。”

    脚步声就远了。

    整列火车都遭到了排查,闹了半个时辰,才重新发车。

    顾轻舟身上的男人,也挪开了她脖子上的刀。

    “多谢。”黑暗中,他爬起来穿衣。

    顾轻舟扣拢自己斜襟衫的纽扣,不发一语。

    火车轻轻晃动着,匀速前进。

    车厢里静默无声。

    男人觉得很奇怪,十六岁的少女,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很镇定的扣好衣衫,不哭不问,颇有点不同寻常。

    他点燃了一根火柴。

    微弱昏黄的光中,他看清了少女的脸,少女也看清了他的。

    “叫什么名字?”他伸手捏住了她的纤柔下颌,巴掌大的一张脸,落在他宽大粗粝的掌心。

    她的眼睛,似墨色宝石般褶褶生辉,带着警惕,也或许有点委屈,却独独没有害怕。

    “李娟。”顾轻舟编了个谎言。

    李娟是抚养她长大的李妈。

    没人会傻到把名字告诉一个亡命之徒。

    她没有挣扎,眼睛却盯着男人放在脚边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她眼睛微动,在思量那匕首下一瞬是否落在她的颈项。

    微淡灯火中,她的眼波清湛,泛出潋滟的光,格外妩媚。

    男人冷冽道:“好,李娟,你今天救了我的命,我会给你一笔报酬。”

    车厢外传来了哨声。

    这是暗号。

    男人把带血的外套扔出了车窗外,顾轻舟才发现,他浑身的血迹,都不是他自己的。

    他很疲倦,却没有受伤。

    接应他的人已经到了。

    他手里的火柴也灭了。

    “你是哪里人,我要去哪里找你?”男人不能久留,又道。

    顾轻舟咬唇不答。

    男人以为她害羞,又没空再逼问了,上前想拿点信物,就瞧见了脖子上的半块玉佩。

    他一把扯下来,揣在怀里,对她道:“这辆火车三天后到岳城,我会派人在火车站接你!我现在还有事,不方便带着你,你自己当心!”

    说罢,他揣好顾轻舟的玉佩,火速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等男人走后,顾轻舟从被褥里伸出了手。

    她掌心多了把枪,最新式的勃朗宁。

    看着这把枪,她眼神泛出嗜血的精光,唇角微翘,有得意的笑。

    被男人抢走的那个玉佩,她根本不在意,她没想过要那玉佩带来的婚姻,更没想过用这块玉佩保住婚姻。

    玉佩不是她的筹码。

    而她偷过来的枪,可值钱了!

    划算!

    “这种新式勃朗宁,有价无市,黑市都买不到,他是军zf的人。”顾轻舟判断。

    男人爬到她床上时,反应很快,还带着一把很锋利的匕首,顾轻舟失去了制服他的先机,却同时摸到了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枪。

    顾轻舟一直想要一把自己的枪。

    她怕男人想起枪丢了,顾轻舟不出声,成功转移了男人的注意力,直到离开,男人都没留意这茬。

    她不知男人是谁,对方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岁,浑身带着傲气。

    他说在火车站接她,大概是在岳城有点势力的。

    顾轻舟不会自投罗网。

     
    2
    第2章 

    顾轻舟说服来接她的小管事,放弃火车,改乘船去岳城。

    她不想被那个男人找到,要回这支勃朗宁手枪。

    岳城那么大,不走火车站进城,不信他能轻易寻到她;哪怕寻到了,顾轻舟也把枪藏好或者拿去黑市卖个高价了,死不承认。

    “火车三两时遇到管制,停车检查,我害怕,不如去改乘船,从码头进城。”顾轻舟轻咬着唇。

    她唇瓣饱满樱红,雪白牙齿陷入其中,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望着,叫人不由心中发软。

    王管事虽然是个粗人,也懂怜香惜玉:“轻舟小姐别怕,咱们下一站下车,改乘船就是了。”

    到了下一站,他们果然乘船。

    乘船之后,顾轻舟对王管事也和颜悦色了些。

    “我从记事起,就跟着李妈在乡下,家里都有谁,我不知道.......”顾轻舟跟王管事打听消息。

    王管事善谈,就把顾家之事,说了一遍。

    顾轻舟颔首,和她了解到的差不多。

    船比火车慢,他们迟到五天,才到了岳城。

    顾轻舟自己拎着棕色藤皮箱,站在顾公馆门口,细细打量这栋法式小楼。

    “这是我外祖父的产业。”顾轻舟心想。

    顾轻舟的外祖父曾是岳城富商,祖上是开布匹行的。

    她的母亲难产之后,她唯一的舅舅吸食鸦片膏,在烟馆里被人捅死。

    外祖父白发人连送一双儿女,承受不住就去世了,所有的家业都落入了顾轻舟父亲的掌中。

    “轻舟小姐,到家了。”王管事笑,上前敲缠枝大铁门。

    “是啊,到家了。”顾轻舟轻叹。

    这是她外祖父的产业,应该是她一个人的,当然是她的家。

    自己的东西,她要慢慢找回来。

    她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淡淡的弧度,笑得很腼腆纯良。

    “我长大了,家业该回到我手中了。”顾轻舟心想,唇角有个淡淡笑意。

    王管事就在心中叹气:“这轻舟小姐太乖了,像只兔子。家里其他人可是比狐狸还要奸诈,她们肯定会害死她的。”

    想到这里,王管事就觉得可惜。

    一路相处,他还是挺喜欢顾轻舟的,不想她死得那么可怜。

    进了大门,一个穿着细云锦旗袍的高挑女子,站在丹墀上,静看顾轻舟,眼角带笑。

    她保养得当,约莫三十五六,腰身曼妙,风姿绰约。

    “轻舟?”她轻轻喊了声,声音温婉慈祥。

    这就是顾轻舟的继母秦筝筝。

    秦筝筝是顾轻舟生母的表姐,却和顾轻舟的父亲顾圭璋暗通款曲,做了顾圭璋的外室。

    那时候,顾圭璋和顾轻舟的母亲刚成亲。

    秦筝筝比顾轻舟的母亲早三年生子,所以顾轻舟现在有一个姐姐,一个兄长,都是她父亲的血脉。

    说来格外讽刺!

    扶正之后,秦筝筝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顾圭璋和秦筝筝,带着他们的四个儿女,住在顾轻舟外祖父的洋房里,光明正大将这栋楼改名叫“顾公馆”。

    顾轻舟唇角微扬,笑容腼腆又羞涩,修长的羽睫轻覆,遮住了眼睛里的寒意,不说话。

    秦筝筝和王管事都当她害羞。

    “这是太太啊,轻舟小姐,叫姆妈。”王管事提醒顾轻舟。

    顾轻舟低垂着眉眼,笑得更加腼腆,“姆妈”是绝对不会叫的。

    秦筝筝也配么?

    “别为难孩子。”秦筝筝和善温柔,接过顾轻舟手里的藤皮箱,“快进来。”

    “是。”顾轻舟声若蚊蚋,踏入了高高的门槛。

    顾家的大厅装饰得很奢华,成套的意大利家具,一盏意式吊灯,枝盏繁复绚丽。

    顾轻舟坐在客厅喝茶,秦筝筝问了她很多话。

    很热络。

    顾轻舟将一个乡下少女的羞涩、笨拙、寡言和拘谨,表演得不着痕迹。

    她伪装成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秦筝筝“侦查”了半天,也得出一个“小白兔”的结论。

    这孩子很好拿捏,不如她生母的万一,就放松了对她的警惕。

    乖巧胆小就行,秦筝筝能暂时容纳她几天。

    晚夕,顾圭璋下班回来了。

    顾圭璋乘坐一辆黑皮道奇,有专门的司机。他下车时,秦筝筝和顾轻舟在大门口迎接他。

    他穿着一件玄色大风氅,里面是咖啡色竖条纹的西装,同色马甲,黑色领带,马甲口袋上坠着金表,金表链子泛出金光。

    “你阿爸回来了。”秦筝筝笑着对顾轻舟道。

    顾圭璋看到顾轻舟,脚步一顿,脸上浮动几分惊讶。

    “哦,是轻舟啊。”顾圭璋打量着顾轻舟,“你都这么大了.......”

    顾轻舟穿着月白色碎樱斜襟衫,深绿色长裙,衣裳特别土气,可她生得清秀,两条辫子垂在脸侧,格外雅致,比城里那些剪短头发的女孩子都体面好看。

    顾圭璋很满意。

    晚饭的时候,顾轻舟见到了家里所有人。

    顾家的四个孩子、两个姨太太,顾轻舟都见到了。

    她低垂着眉眼,不动声色打量她们。

    “你这辫子真可笑,现在谁还留辫子啊?”晚膳之后,顾家的四小姐顾缨,剪着齐耳短发,拉顾轻舟的长辫子。

    顾缨见父亲对顾轻舟颇有好感,心生嫉妒。

    顾轻舟眼风掠过,含笑不语。

    “姑娘家就应该是长辫子!”顾圭璋不悦。

    顾四被父亲骂了顿,委屈嘟嘴。她和三小姐顾维是双胞胎,今年都十三岁了,特别喜欢恶作剧。

    “等她睡着了,去把她辫子给剪了!”顾四气不过,出主意道。

    父亲不是喜欢顾轻舟的辫子吗?那就剪了,看她如何得父亲欢心!

    “好啊好啊。”顾三兴奋应和。

    这对双胞胎姊妹,商量着趁夜入顾轻舟的卧房。

    顾轻舟的卧房,安排在三楼。

    孩子们都在三楼。

    顾轻舟房间隔壁,连接着她异母兄长顾绍的房子,两人共用一个阳台。

    “没办法了,三楼只剩下这间房。”佣人解释道,“轻舟小姐您先凑合。”

    顾轻舟试了试阳台的门,可以锁上,就放心住下了。

    她的房间,全是老家具,花梨木的柜子、桌子,以及一张雕花木床。

    淡紫色锦缎被子,倒也舒服。

    三楼只有一个洗澡间。

    顾轻舟去洗澡的时候,先被她异母姐姐占了,后来又是异母兄长,拖到了晚上九点半,才轮到她。

    洗澡之后,她坐在床上擦头发,直到十一点才睡。

    刚躺下,顾轻舟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

    她在黑暗中蛰伏着,绷紧了后背,像只戒备的豹。

    “快点快点。”

    顾轻舟听到了老三顾维的声音。

    老三和老四要剪掉顾轻舟的头发。

    “我不想剪她的头发,我想划破她的脸,她长了张妖精一样的脸,将来不知道祸害谁!”老四倏然恶狠狠道。

    老三隐约也有点兴奋:“阿爸会不会骂?”

    “阿爸疼我们,还是疼她?”老四反问。

    自然是疼她们了。

    两个小姑娘,其实更嫉妒顾轻舟无辜纯净的面容。

    嫉妒让她们变得恶毒。

    她们声音很轻,顾轻舟听得一清二楚,她唇角微动,有了个讥讽的淡笑。

    想划破她的脸?

    那这两只货要再去练个十年八年才行。

    剪刀靠近,冰凉的铁几乎凑在顾轻舟脸颊时,顾轻舟倏然坐起来,一把抓过了老四拿着剪刀的手。

    顾轻舟动作极快,反手就把老四手里的剪刀,就着老四的手,狠狠扎进了旁边老三的胳膊里。

    “啊!”

    老三顾维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房子。

    睡梦中的所有人都惊醒了。

     
    3
    第3章 

    顾轻舟回到顾公馆的第一个晚上,顾公馆鸡飞狗跳。

    最先听到顾三惨叫声的,是顾轻舟的异母兄长顾绍。

    他匆忙进来开灯,就见老三老四倒地,老四手里还拿着剪刀,刺入老三的胳膊,鲜血流了满地。

    血色暗红秾丽,似一副诡异又华丽的锦图,在地上缓缓铺陈开。

    老三的叫声惨绝人寰。

    顾轻舟则拥被坐在床上,吓得脸色雪白,无辜睁大了眼睛。

    她那双纯净的眸子,碎芒滢滢,有种随时要落泪的柔婉。

    然后,顾圭璋、秦筝筝、长姐顾缃,两位姨太太,全部挤到了顾轻舟的房间。

    “是她!”老四大哭着,指着顾轻舟,“她抓住我的手,把剪刀插入三姐的胳膊里!”

    这是实情。

    黑暗中老三可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拿着剪刀的老四却是一清二楚。

    只是太快了,老四还来不及反应,剪刀就插入了老三的肉里,而老四拿着剪刀的手全软了,不敢抽出来。

    众人看到的,则是老四还维持捅老三的姿势。

    老四对顾轻舟的指责,没有任何可信度。

    顾轻舟则披散着一头浓密长发,刘海轻覆着,瑟瑟发抖坐在床上,咬唇不语。

    她多可怜啊!

    所有人都觉得顾轻舟好可怜,吓坏了。

    “来人啊,送去医院!”顾圭璋不相信老四的话,愤怒喊了下人。

    先去医院要紧。

    去医院的路上,老四还在大哭大骂,说:“就是那个狐狸精,她用剪刀捅三姐的。”

    没人答话。

    顾圭璋紧抿了唇。

    “阿爸,您要信我!”老四撒娇着哭,“不是我捅三姐的!”

    “轻舟半夜把你们俩拉到她房间里,还带着剪刀,用你的手捅伤老三?”顾圭璋愤怒。

    他觉得老四把他当白痴。

    “不是这样的,阿爸,是我和三姐想捉弄顾轻舟,剪掉她的头发,没想到.......”

    “闭嘴,你阿爸有眼睛,自己会看!”顾圭璋忍无可忍,狠狠掴了老四一巴掌。

    老四被打得眼冒金星,想哭不敢哭,缩着肩膀。

    父亲从未打过她,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顾圭璋真的动怒了,秦筝筝也不敢说话,心疼抱着三女,身上全是血。

    老三已经疼得昏死过去。

    秦筝筝也怪老四。

    老四一向顽皮,秦筝筝和顾圭璋都认为,肯定是老四想去捅伤新来的顾轻舟,结果黑暗中挥手过度,反而插伤了老三。

    两个蠢货!

    顾家的车子,连夜去了德国教堂医院,顾轻舟的房间却没有熄灯。

    她重新脱掉了睡衣,换了件正常的衣裳,坐在桌子旁等待着。

    顾轻舟唇角有一抹淡笑。

    初战告捷!

    顾家的人,并不是那么难对付,他们人多心不齐,可以逐个利用。

    有人敲房门。

    顾轻舟收敛狡狯的微笑,换上一副纯良的模样,打开了房门。

    是她的异母兄长顾绍。

    顾绍今年十七岁,比顾轻舟大一岁,穿着绸缎睡衣,纤瘦高挑,手里端了杯热腾腾的牛乳,递给了顾轻舟。

    “吓坏了吧?”他言语温柔,“喝点牛乳安神。”

    顾轻舟接过来,捧在掌心。

    “老三和老四从小就爱恶作剧,大家都看见了是怎么回事,没人会怪你的。”顾绍安慰顾轻舟。

    顾轻舟垂眸不语,她修长的羽睫,遮盖了眼睛,看不出情绪。

    “早些睡吧。”顾绍拍了下她的肩膀,很快就缩回了手。

    从小没见过面的妹妹,很难产生亲情,顾绍倒觉得顾轻舟很纯美,像保存得很完全的古董,不染世俗气。

    他心头微动,转过来视线。

    “阿哥,陪我说说话吧。”顾轻舟倏然轻轻拉住了顾绍的袖子。

    顾绍一张脸就红透了。

    顾轻舟只是看出,顾绍眼神微闪,似乎对她有点动心,于是她试探了下,果然如此。

    这一家人,没有伦常!

    顾绍却不知顾轻舟的用意,坐下来陪着她闲聊。

    顾绍问顾轻舟:“你在乡下读书吗?”

    “不读,只认识几个字。”顾轻舟低声道。

    “那你整日做什么?”顾绍好奇。

    顾轻舟细皮嫩肉,唇红齿白,不像是田地里劳作的,应该也是养尊处优。

    “我跟着一位师父学医术。”顾轻舟道。

    顾绍错愕:“医术?”

    “嗯,中医。”顾轻舟道。

    “可中医都是骗人的,现在学者们都在讨伐中医。”顾绍眉头蹙得更深,“你学中医有什么用?”

    “中医并不是骗人的,那是老祖宗的智慧。”顾轻舟道,“比如阿哥你,生气的时候会头疼欲裂,甚至倒地昏迷、口吐清水。吃了很多西药都不见效,若是我给你开方子,三剂药就能吃好。”

    “你.......你怎知我的顽疾?”顾绍大为意外。

    “中医便是可以相面而诊断。”顾轻舟道,“阿哥不是说中医无用么?”

    顾绍哑口无言。

    他自然是不敢让顾轻舟治疗的,只当顾轻舟是从旁处打听到的,讪讪笑了笑。

    他们兄妹俩说了一会儿话,就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顾圭璋带着女儿从医院回来了。

    顾轻舟和顾绍下楼。

    顾圭璋带着妻女刚进门,顾家的老四顾缨就瞧见楼梯蜿蜒处的顾轻舟。

    老四恨极了,冲上来要厮打顾轻舟。

    “都是你,你刺伤我三姐!”老四恨恨道。

    顾绍挡在顾轻舟面前,拽住了老四的胳膊,低喝道:“你还疯,还没有闹够吗?”

    老四拳打脚踢。

    顾圭璋呵斥一句:“都滚回去睡觉!谁再惹事,我的鞭子不客气!”

    顾轻舟只得先回房了。

    这一夜,顾轻舟睡得很安稳。

    她来了,她母亲和外祖父留给她的遗产,该拿回来了!

    十六岁是个契机。

    哪怕没有司家的退亲,顾轻舟也准备十六岁回城。

    十几年里,她的乡下遇到了一些能人。

    她遇到一个老中医,是北平政府高官的私人医生,那高官倒台之后,老中医有些仇敌,无奈躲到了江南,顾轻舟四岁就跟着他学医。

    她也遇到一个杀手,同样在他们村子里隐居,他教顾轻舟开枪、简单的拳脚功夫等。

    另外,顾轻舟前年还认识一个沪上名媛,她丈夫是帮派人士,结仇不少。丈夫去世之后,她害怕报复,就带着私产躲到了偏僻的乡下。

    那名媛教顾轻舟跳舞、油画、弹钢琴、品酒,以及衣着礼仪。

    十六岁了,顾轻舟学会了高深的医术、开枪、简单的防身武术、城里贵族小姐吃喝玩乐的把戏。

    她回来了。

    顾公馆只当她是个乡下的小白兔,顾轻舟微笑:她喜欢他们这样天真!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